猗顿与诸葛的谜思

来源:中国民生新闻网(民生/声头条)    作者:孙宏恩     >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14    
     记得还是上小学的时候,我学了《列宁与卫兵》那篇课文,回家就想显摆一下,于是对上中学的哥哥说:“我知道外国人喜欢用人名作地名,比如列宁格勒,比如斯大林格勒。”哥哥说:“外国人?咱们山西省就有个左权县,陕西省还有个志丹县”,忽然他双手一拍说,“对了,不说远的,咱们临猗县的猗氏就是因一个叫猗顿的人命名的。”
   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了“猗顿”这个人。几十年过去了,我对猗顿的印象还停留在卖盐生意人的肤浅认识中。虽然也曾有过一探究竟的冲动,但始终不曾涉足其中,只是每每路过临猗县城,在公交车上遥望王寮村,心里不由涌起一种歉疚感,家乡悠久的历史名人,我忽略您太久了。
最近,因加入诸葛亮文化研究会,有幸接触到更多的史料,也是因缘际会,一本《中华商魂》赫然在目,郁积胸中的夙愿才彻底了了。
原来早在远古时期,先民们就懂得以物易物来满足生活的需要,那是商业的萌芽。到了夏朝,商部落开创了商业贸易的先河,出现了商人、商品、商业这些名词,这些相关的名词都源于居住在现在河南商丘一带的商部落,同时出现的还有最早的货币。但是,从那时到后来的商、周、春秋,贸易一直局限于为统治阶级服务,就是所谓的“工商食官”,通俗说就是加工商品和销售商品的人都没有自由,吃官饭,受官家限制,不管是商品的种类还是经营的方式都有很大的局限性。
    春秋无义战,各诸侯国之间战争频繁,打仗打的是钱粮银子,谁富裕谁就有可能笑到最后。而无商不富,商业发达的诸侯国往往能在战争中胜出。齐相管仲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人物。
像管仲一样的官家商人,在各诸侯国还有不少,直到猗顿的出现,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商人,可以说,猗顿是中国古代自由商人的始祖。
春秋末期,诸侯国为了战争的需要,废除了井田制,随着土地的私有,生产力大幅提高。物质丰富了,平民阶层的生活需求也提高了,人们需要商业贸易来获取丰富的物质资料。
弃官从商的范蠡总结了一套经商理论,“若要富,问陶朱”,成了那时商业圈子里的共识。而鲁地的小商人猗顿此时开始“畜牸牛”,就是养母牛,靠繁殖小牛犊发财。
    一次贩牛途中,发生了商业史上的一段佳话,猗顿听说名满天下的陶朱公范蠡就在附近,于是“往而问术,陶朱指路”,这一指,把中国古代商业推上了快车道。据说这一次的长谈,范蠡把毕生在战场上、商场上的积累的经验毫无保留地都传给了猗顿,而猗顿也把这套理论付诸实践,从此开启了一种全新的经营模式。就这样,中国古代商业的天空升起了一颗自由的新星。
在范蠡的启发指导下,猗顿把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天地,他选择了晋南这一方沃土。当时韩赵魏三家忙着分晋,百姓生活的环境相对宽松,猗顿迎来了大发展的机遇。
     改变贩卖牛犊相对单一的产业,把养殖业做大,肉牛与耕牛区别对待,由牛而马而猪,畜类不断繁多,又在技术上革新,精选种畜,其余做阉割处理,这在畜牧业发展方面是很大的进步。凭借先进的技术,猗顿最终垄断了市场。
他又瞄准了盐业,以雄厚的实力争取到了安邑盐池的经营权后,先通过改变传统的晒盐方式提高产量,再转变思路,往西打开销路。作为鲁人,猗顿明白齐鲁大地不缺海盐,而向西至秦,一直到西域,是一片广阔的市场。
确定了销路,车马不愁,可是路在哪里?修!几年时间,修筑了盐池到临晋、到宝鼎、到吴王渡、到夹马口四条陆上大道,疏浚了经伍姓湖、蒲坂、孟明桥入黄河的水上通道。要想富先修路,就这样,安邑的盐五路向西。今天的一带一路中的“路”是古丝绸之路,而古丝绸之路步的是猗顿盐路的后尘。
      从西域归来的大车上,有中国罕有的宝物,也带回来西部的民风与见闻。
猗顿的那些搞长途贩运的客商中也有有心人,他们移栽了桃、杏等作物,也把晋南的桑、麻推广开来。
还有一种奢侈品也带回来了 ,玉!“相马而借伯乐,相玉而借猗顿。”作为玉石鉴定专家的猗顿一定是见多识广,信誉度极高的。
富起来的猗顿,在他经营的产业区域内,开设济民店、赊粥棚,还为流离失所的贫民安置居住点,那就是遗迹尚存的猗顿城。
没有官家的支持,一介布衣凭借过人的商业头脑,凭借诚信的职业操守,打下了属于他自己,也属于一个时代的商业帝国。
斗转星移,不知在什么年代,商人被贬斥为“末技游食之民”不断受到打压,成了下九流的角色。
     到了清代乾隆年间,在《蒲州府志》的修订过程中,一个周姓的刀笔小吏,竟将猗顿这位布衣商圣从方志中删除了,同时被删削的还有天兴的诸葛亮!
     猗顿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且功莫大焉,缘何被无知者不知轻重地一笔“猗顿之徒复何足论”删除了,造成人为的遗忘,权力之祸,贻害无穷啊!
     而天兴诸葛武侯墓,乃是诸葛京“内移河东”时,为其祖父诸葛亮这一道德完人修建的衣冠冢,为祭祀还修了诸葛武侯庙,庙会兴于唐代,有记载盛况空前。有关诸葛亮幼年时的传说故事在民间口口相传,经久不衰。各种与诸葛亮相关的生活习俗也深入到天兴方圆百里的烟火人间。而乾隆朝的那个小小史官却对这些史料、遗址、传说、习俗置若罔闻,对前代记载横加指责,并冠以“俗之多惑”而硬生生地抹掉这一重要内容了。加上日寇的文化侵略盗走史册与碑刻,让先贤诸葛亮的身世成为谜团。所幸近年来,诸葛亮文化研究会成立,遗失海外的史册在诸葛故里重放光彩,可笑打着“明教化,立法制”旗号的恶意篡改,终将是浮云一片。
归来吧,猗顿先生!归来吧,诸葛先生!
责任编辑:张忠信

上一篇:“三国志”特展重开 曹操墓文物现身

下一篇:没有了